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仙官 > 第二十七章 艳遇与奇遇

第二十七章 艳遇与奇遇

对面语声娇柔软糯,让人不由得浑身酥软。待那白影抬起头来,叶行远这才看清,这斩杀妖怪的,竟是娇怯怯的一个柔弱白衣少妇。她身材窈窕,腰肢不盈一握,粉面如桃花,双眸如水闪动,明明既不暴露也不冶艳,却偏偏能撩人绮思。

这又是女妖怪来了?叶行远心性在同等修为的人里,一直算是较强的,可不会轻易为女色所迷,反而下意识的警惕起来。

只要不失去理智都能明白,这种荒郊野外的地方,哪有什么正常人家女子?虽然她亲口说自己帮了忙,让她能大仇得报,但焉知是真话假话?

“你是何人?与这妖怪又有何仇怨?怎会深夜在此?”叶行远不给那奇怪女子任何思考机会,快速的连珠炮般发问。

白衣少妇仿佛吓了一跳,怯生生的又是屈膝福了福,低头道:“公子容禀,奴家姓莫,原本是好人家女子,父亲乃山中猎户,家中虽不富裕,倒也无饥馁之患,逍遥快活。不合在十八岁上被这妖怪看中,被这妖怪强掳为妻,当时我一家数口,都惨死在这妖怪手上,迄今已有六载......”

她虽砍下了妖怪的脑袋,犹自不解气,说着又狠狠往他无头身躯上踩了几脚,引得铁链乱响。

叶行远瞧着这女人手中长刀,估算着她手臂上的力气。这妖怪膀大腰圆,居然被一刀断头,其中固然有被圣人之言灵光冲击,妖气涣散,心慌意乱的原因,但这女子的刀法倒也不容小觑。

纵然是猎户之女,又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?就算是叶行远自己动动手,那妖怪伸着头让他砍,估计也得砍上几刀。

越想越可疑,叶行远又问道:“莫家娘子,妖怪体如坚木,刀枪难伤,你一个弱女子,又怎能这么轻易斩下他的头颅?”

莫娘子连忙把刀递上,“公子请看,此刀乃是这妖怪的本命之物,奴家近年又摸清了此妖的罩门弱点,这才能瞅准机会,断了它的命格。”

叶行远接过那寒光四射的刀锋,仔细一看,果然并非是钢铁打造,而是骨质,看起来乃是狼牙形状,果然是妖物幻化而成。

这山中被锁的妖怪,是一头赤狼妖,多年前因为吃人而遭天谴,被当时的汉江游击拿住,锁在荒山之中,圈禁百年。

这几年刑罚日子渐满,黑神锁链也有些松动,赤狼妖多年未曾享受血食,早就憋坏了,忍不住蠢蠢欲动,游行于山中。

莫娘子说她一家正是被赤狼妖所害,她被强行玷污,只能忍辱负重,留在妖怪身边,正是为了报父母大仇。她后来得这赤狼妖信任,掌握其本命法兵,由狼牙所化的一柄大刀,只是平素赤狼妖妖气太盛,她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。

这一次也是合该赤狼妖的劫数到了,居然晕了头来惹叶行远,叶行远虽然只是童生,但灵力水准比普通童生超常,更有宇宙锋的杀伐之意浸润其中,以圣人之言灵光一照,竟是暂时遮蔽了赤狼妖的窍穴。然后莫娘子看机不可失,便当机立断,一刀出手,果然成功。

如果这是真的,这女子倒也算是豪侠果决了,不过叶行远不是随便轻信的人,尤其是在这诡异的环境下。当下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将狼牙刀递还。

兵者乃凶器,圣人不得已而用之,他一个读书人当然不在乎这种妖兵。何况真要动刀动枪,他还不如指望自己识海中的神奇宇宙锋。

莫娘子欢天喜地的接刀,又从取出一个革囊,将妖怪的头颅装了挂在腰间,口中千恩万谢,柔腻的身子却是不断向着叶行远挨挨擦擦,眼波流转,面上泛起红霞。

“莫娘子自重!”叶行远还没放松警惕,旖旎心思仅仅一闪而过,便无影无踪,然后开口呵斥道。

莫娘子再次赶紧跪倒乞怜:“公子与我有大恩,奴家身无长物,无以为报,只有以身相许,惟愿公子不弃奴家残花败柳之身,还请垂怜。”

这世上的古怪女人怎么这么爱说以身相许?叶行远顿时想起了欧阳大小姐,不过对方是理直气壮地要求他以身相许,这位莫娘子却是柔顺地表示自己要以身相许。

莫娘子姿容曼妙,身段优美,虽然已非完璧之身,但更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韵,凹凸有致,跪在这里楚楚可怜,很容易令人心猿意马。

但叶行远好歹也是从小读各种野史掌故故事长大的,深知荒郊野外冒出来一个美貌女子,并且自荐枕席时往往没什么好事,他怎会色胆包天轻易答应?

莫娘子越是这般,他反而越是正经,毫不犹豫的拒绝道:“吾辈岂是挟恩图报之人?萍水相逢岂能欺之以暗室?尔虽于妖,但不可自暴自弃,日后自寻个好人家,谨言慎行,又有谁会说你不贞洁?”

轩辕世界女子失节的问题确实很大,不过乡野小民,并不会在意太多。叶行远现在也不管莫娘子到底是人是妖,反正打定了主意要立身以正,不给别人有机可乘。

莫娘子眼看色诱不成,又更加放低身段,低声抽泣道:“公子既然嫌弃,奴家也不敢强求妄想。只公子大恩非结草衔环不能报答,奴家眼下也已经无处可去,愿为公子身旁侍婢,服侍公子起居,不知公子可愿收留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