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修真界主播 > 第259章 宰狗

第259章 宰狗

看到小队长低声下气的样子,两名卫兵的眼睛也眯了起来。

面前的人越是温顺,他们越是容易多要点好处。

“很好,小子你很上道。那你打算给什么好处呢?”

卫兵虽然是这么问,但是无论小队长说什么,他们都会露出不满意的表情。再对小队长一阵吓唬,逼得他拿出更多的好处出来。

低声下气,永远都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。

但这个道理小队长不懂吗?小队长其实也懂。

可他没有办法,因为他拿不准。就算他知道眼前的人十有是在讹诈他,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?

将事情给闹大吗?

引来营地当中贵族的注意,到时候,就算这两名卫兵会受到惩罚,可打扰到贵族的自己会有好果子吃吗?

咬着牙齿,小队长将两颗火红色的果子递了过去。

“这是两颗玄阶三品的灵果,具体的作用,我想两位大哥也都懂……”

“就这?”

小队长的话还没有说完,其中的一名卫兵脸上不屑的表情已经显露了出来。

“小人平日里过得十分窘迫,不受家族待见,这两颗灵果也是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,还请两位大哥高抬贵手。”小队长此刻的语气,也全然不像在队伍之中那份高高在上。

只是这样的低声下气,只换来两名卫兵的不屑。

明明这两个卫兵一起上也打不过他,明明这两个卫兵的地位十分的低微,可他就是不得不低下头,卑躬屈膝。

小队长在心中想着,如果哪一天在别处碰到这两个卫兵,一定要亲手将这两个狗仗人势的卫兵给剥皮抽筋了不可!

“行吧,看在你这么穷困,把背上的飞剑交给我,你就可以滚了。”一名卫兵贪婪的说道。

而另外的一名卫兵,则将剑悬在了孟白的身前,说道,“至于你,要拿不出什么东西的话,就只好让带你看看希微家族的私牢有多么的精彩了。”

“那要我拿什么东西呢?”孟白跟着灵机上的实时翻译,生硬地说道。

两名卫兵看着孟白脸上的笑容,莫名地感到不悦。而且这口音也太奇怪了,就好像刚刚学会说魔语似的。

难道说是魔界哪个偏远地方的?因为习俗不同,所以表现也相差甚远?

正常被他们吃定的猎物,就算是笑,也是痛苦的强颜欢笑,又或者是讨好式的赔笑。

他们还从未见过猎物笑的如此自然。

好像是那些贵族一样,根本不在意他们说的,做的。

“只要拿出比这两枚灵果更有价值的东西,我们就放你走。”

在两名卫兵看来,这名体修的境界还不如他一旁的小队长。拿出比这两枚灵果更有价值的东西,自然是难上加难,恐怕要将他给扒光了。

听到这里,小队长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修真界的修士,拿出这点宝物还不算什么难事。

他现在唯一担忧的就是,孟白拿出宝物的姿态太过于轻松,没有装出一副肉疼的样子,接着被两名卫兵继续勒索。他身上的钱,可都是自己的钱。拿到了蛟龙之后,就把这个害的他被卫兵勒索的修士给宰了。他身上所有的宝物都会归自己。

“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要求呢,行,我给你们找一找。”孟白不但没有像小队长设想的那样,做出一副肉疼的样子,反倒是做出了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。

听着这样的话,低着头的小队长眼中的阴狠更甚了几分。

“怎么会有这样的傻子?怎么会有这样的傻子?!蠢货!我的灵石!都怪这个蠢货,害我损失了这么多灵石!还不知道自己被勒索了!”

然而两名卫兵听着孟白的话却都乐开了花,他们还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。

不过这样正好,能够赚到更多的好处,那就是天大的好事。看来刚才是他们多心了,把蠢当成了深藏不漏。

“那好啊,我们来看看你能够拿出什么样的好处。只要你的供奉给的够,那么我们就帮你把刺探情报的风险给担了,放你离开。”

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没有刺探情报这回事,一切都是这两名卫兵索贿的话柄。

哪有什么担风险,只不过是勒索了别人,还想着让别人记着他的好。

这种破泼皮无赖的行径最为可恶,可是偏偏魔界之中,就是有这么多的泼皮无赖。

倒不是没有人敢动这些混蛋,只是因为这些泼皮能够分清谁能够惹,谁不能够惹。

但凡是不能惹的人,他们恨不得跪下来给其舔靴子。但能惹得起的人,就是骑在脖子上撒尿,他们还不满足。

眼下就是这样的情况,这个小队长一看就是小家族的旁支,算的上是他们能惹得起的顶点,可就这他们也不稍微松点口。

而旁边的那个傻愣愣的魔族,一看就是从哪个偏远小镇上走出来的。属于他们欺负的最狠的一类人。

“找到了!”孟白开心的说道。

紧接着,他从空间手环当中拿出一枚符篆。

“符篆?”卫兵很奇怪地看着孟白。

在魔界当中,符篆这种东西流通量并不是很大。因为比起通常一次性使用,而且价格也不会便宜太少的符篆来说,魔族们更倾向于可以长久使用的法宝,又或者能够辅助自己修行,突破境界的丹药。

符篆这种东西,一般魔族是用不起的。

所以市面上很少见到,但贵族们通常会备上一些。

可正是因为市面上很少见到,这两名卫兵也不了解孟白拿出来的符篆究竟是个什么作用。价值又是否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,比小队长拿出的那两枚玄阶三品的灵果还要值钱。

“你小子不会是在唬我吧?就这么个东西,会比那两枚灵果值钱?”卫兵甚至都没有伸手去接,他们对一名底层的魔族修行者能拿出什么高级符篆表示深深地怀疑。

而且符篆这种东西也太难鉴定了,鬼知道那上面画的纹路代表着什么样的意思。

“这可不行,你换一个东西。爷可是见过世面的,休想拿张破符就将我们给打发了。放走一个刺客,我们可是替你担着风险呢。你小子可不能不仗义。”

“这个,很强,我展示给你们看。”因为是鹦鹉学舌,学着灵机提供的翻译说话,所以孟白的句子尽量的简短。

不过这倒也是没有引起眼前这两个魔族卫兵太多的怀疑。